2013-10-15 來源:

 
  一、世界經濟複蘇勢頭仍顯疲弱

  2013年上半年,全球經濟形勢出現局部回暖趨向,但不確定性依然存在。在風險因素發酵的作用下,世界經濟仍將呈現疲弱、不均衡的發展趨勢,複蘇前景仍充滿不確定性。世界銀行在6月份《全球經濟展望》中,將2013年全球經濟增長預期由之前的2.4%下調到2.2%,其中發達國家的增速由1.3%降至1.2%,發展中國家的增速由5.5%降低到5.1%。

  (一)主要經濟體發展呈現“三速複蘇”態勢

  美國、日本經濟穩定增長。美國經濟基本面正在逐步改善,二季度GDP環比年化增長率爲2.5%(修正值),高于市場預期0.3個百分點;房地産市場穩定複蘇,6月新屋銷售總數年化49.7萬戶,環比增長8.3%,同比漲幅高達38.1%;居民消費進一步回暖,消費者信心指數由3月的59.7升至6月的81.4;就業形勢持續好轉,失業率由1月的7.9%降至6月的7.6%。日本經濟緩慢回升,第二季度實際GDP同比增長2.6%;私人消費、出口、公共投資環比增長分別爲0.2%、3%、1.8%,較年初有不同程度提高;消費者信心指數升至5月的45.7,是2007年5月以來最高水平。

  歐元區經濟衰退幅度稍有放緩。歐元區經濟持續萎縮,二季度GDP同比萎縮0.5%,與一季度萎縮1.1%相比,衰退幅度有所放緩。就業形勢進一步惡化,6月歐元區失業率維持高位12.1%,青年人失業率爲23.9%;其中希臘和西班牙,失業率分別高達26.9%和26.3%。核心國家經濟緩慢複蘇,第二季度德國GDP環比增長0.7%,年化率爲2.9%;法國GDP環比增長0.5%,年化率爲0.1%;西班牙、意大利等重債國分別環比下滑0.1%和0.2%。工業産值持續下滑,6月歐元區綜合PMI指數爲48.9,其中制造業PMI指數和服務業PMI指數分別爲48.7和48.6。消費者信心指數一直顯著低于景氣線,6月僅爲-18.8。

  新興經濟體經濟增速繼續放緩。巴西二季度GDP環比增長1.5%,同比增長3.3%;印度2012-2013財年(2012年4月1日-2013年3月31日)第四季度GDP同比增長4.8%,2012-2013財年GDP增速僅爲5%,創10年來最低;俄羅斯第二季度GDP同比增長1.2%,爲2009年以來最低。通脹形勢嚴峻,巴西1-5月廣義消費者物價指數分別同比上漲6.15%、6.31%、6.59%、6.49%、6.95%,已突破巴西央行通脹目標區間上限;俄羅斯1-5月CPI均在7%以上,超出俄央行5%—6%的目標區間;印度通脹壓力有所緩解,5月批發物價指數(WPI)進一步下滑至4.7%。

  (二)世界經濟複蘇面臨諸多風險因素

  一是歐債危機的尾部風險依然存在。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在《2013年全球經濟增長報告》中指出,歐洲成爲了全球經濟複蘇的拖累。經濟運行的外圍環境、脆弱的銀行體系、緊縮的財政傾向,使歐元區成爲2013年全球經濟運行中的主要風險之一。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等重債國銀行業不良貸款仍在增加,歐元區債券市場穩定性仍較脆弱。通貨緊縮壓力的增大、居高不下的就業率、消費者信心不足等因素直接對歐元區經濟複蘇産生負面影響。

  二是美國退出量化寬松貨幣預期將影響新興市場金融穩定。美國制造業企穩、住房市場回暖等迹象預示美國經濟穩定複蘇,盡管美聯儲強調寬松貨幣政策的變化與否全由經濟運行的具體情況來定,但其沒有明確、清晰地指出政策變動的經濟條件,爲市場判斷以及經濟運行注入了風險與不確定性。市場預期美聯儲有可能會提早縮減購債規模,這將導致資本大量流出新興市場,引發這些國家貨幣對美元大幅貶值。未來看,美國量化寬松貨幣政策退出的外溢效應將是影響新興市場金融穩定的重大風險因素。

  三是日本超高債務存在風險恐引發新危機。截至6月30日,日本國債余額達1008.6萬億日元(折合10.46萬億美元/63.9萬億人民幣)。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發布的數據顯示,日本國債規模是日本GDP的兩倍多,預計今年的財政赤字占GDP之比將從去年的9.9%升至10.3%,遠高于所有深陷主權債務危機的歐元區國家,公共財政已難以持續。安倍經濟學推行擴張性財政政策和2%通脹目標貨幣政策的組合將影響到長期以來通縮與巨額國債市場之間的平衡,國債市場劇烈動蕩將加大引發政府債務危機的可能性。

  四是貿易保護主義幹擾及地緣政治沖突國際貿易往來。2013年上半年,美國對中國貿易保護主義呈升溫之勢,已發動一起反傾銷調查、一起反補貼調查和四起“337調查”; 歐盟對中國的光伏産品征收11.8%的臨時性反傾銷稅;巴西、阿根廷、俄羅斯等國爲保護本國産業免受外部競爭,針對進口産品征稅的行爲顯著增加。在此影響下,世界貿易組織將2013年全球貿易增長預估從4.5%調降至3.3%。地緣政治沖突對各國經濟往來造成影響,美國“棱鏡門”事件激化了美俄矛盾、日本安培政府出格行動導致日本與其周邊諸國關系緊張等給各國之間正常貿易往來造成一定負面影響;非洲和中東形勢不穩定, 使對中東石油依賴程度不斷加大的亞洲新興市場國家受到供給沖擊。

  (三)國際大宗商品價格普遍下跌

  國際原油市場穩中有降,從年初的最高點(WTI、Brent分別爲每桶97.9美元、119.0美元)逐步回落,期間經曆了兩輪“回落—反彈”之後逐漸趨于平穩,截至上半年125個交易日結束後,WTI、Brent現貨均價分別爲每桶94.2美元、107.5美元,分別比去年同期下降4.0美元和5.8美元。根據澳大利亞資源、能源與旅遊部旗下資源與能源經濟局(BREE)報告,鐵礦石現貨價格由2月高點152美元/噸一度在6月份走跌至115美元/噸,預計全年平均價格在117美元/噸左右。國際糧價總體呈小幅下行走勢,6月份,美國小麥、玉米期貨價格分別爲255美元/噸、266美元/噸,分別比年初下跌9.6%、5.6%;泰國、越南大米出口價格分別爲545美元/噸、373美元/噸,分別比年初下降3.5%、8.4%。

  二、國內全面推進經濟轉型,增速趨勢性放緩

  2013年上半年,國內經濟在“經濟增長率、就業水平等不低于‘下限’、物價水平等不超出‘上限’”的指導思想下,采用一系列“穩增長、調結構”的宏觀政策,確保主要經濟指標在限制的合理區間內波動。從實際增長情況來看,在一季度經濟增速再度回落至7.7%的低位後,上半年國內經濟繼續放緩至7.5%,經濟仍然保持平穩增長但穩中偏弱,多項指標數據正反映出經濟轉型的過程。具體表現在:

  (一)工業生産增速放緩,制造業擴張面臨轉型壓力

  在部分工業部門存在嚴重産能過剩及全球經濟普遍不景氣導致內需外需萎縮的雙重制約下,上半年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9.3%,較去年同期回落1.2個百分點。截止上半年,國內所有工業行業産能利用率僅爲78.6%,其中鋼鐵産能利用率只有約67%。在消費需求萎縮、生産成本上升、産品價格下降的壓力下,工業生産下行壓力增大。6月制造業采購經理指數(PMI)爲50.1,較同年5月下降0.7個百分點,爲近4個月最低。低端産品産能過剩,高端産品供給不足的矛盾,結構性的供需失衡對制造業的産業升級産生了迫切的需求。

  (二)投資增速放緩但結構在優化

  上半年全國固定資産投資同比增長20.1%,比去年全年放緩0.5個百分點,且增速呈逐月下降趨勢。支撐投資增長主要在于基建和房地産投資,上半年全國房地産投資同比增長20.3%,較去年同期提高3.7個百分點。投資結構變化體現出經濟結構調整“穩中提質”的內涵,在上半年固定資産投資中,三次産業投資分別同比增長33.5%、15.6%、23.5%,這意味著在資源和環境約束增強的背景下,投資重心正向社會經濟效益更大的現代農業以及邊際貢獻率更高的現代服務業傾斜。

  (三)社會消費正在緩慢回升

  上半年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110764億元,同比增長12.7%。隨著抑制“三公消費”對消費的下拉作用逐漸減弱,消費增速也逐步從一季度的12.4%緩慢回升;單看6月數據,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長13.3%,較5月的12.9%也小幅回升;在通貨膨脹的預期下,具有投資性質的金銀珠寶消費顯著增長,同比增速高達29.7%;消費的回升對GDP在二季度穩住7.5%的既定目標作用明顯。

  (四)對外貿易增長穩定,貿易質量在提升

  今年上半年,我國進出口總額19977億美元,同比增長8.6%。雖然增速比一季度回落4.9個百分點,但從出口産品結構來看,貿易質量比2012年進一步提升較爲明顯。1—5月高新技術産品累計出口2721.75億美元,增長23.1%,高于同期總體出口增速9.6個百分點,占總體出口比重從2012年的29.3%上升到31%。上半年機電産品出口6085.6億美元,占同期出口總值的57.8%,比2012年全年提高0.2個百分點;同比增長10.7%,增速較2012年全年提高2個百分點。可見,我國對外貿易雖然增長速度下降了,但在國際貿易中的獲利能力明顯增強。

  (五)物價保持低位徘徊

  上半年CPI累計同比上漲2.4%。6月份CPI同比上漲2.7%,較5月上升0.6個百分點,升幅創四個月新高超出市場預期。由于CPI價格變動受當期供求變化影響明顯,今年全國農副産品生産受暴雨、高熱等臨時性短期沖擊較大,因此未來價格壓力還不能完全消除。PPI累計同比下降2.2%。6月份PPI同比下降2.7%,連續16個月下降,PPI的持續低迷正是國內工業需求不足、産能過剩的表現,同時顯示企業的經營狀況仍不樂觀。各方專家認爲未來政府宏觀政策不放松、大宗商品價格走低等因素影響,預計PPI將持續在低位徘徊。

  (廣西經濟信息中心預測部)

責任編輯:黃雅丹

相關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