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28 來源:

 

前 言

  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以計算機、互聯網、物聯網、雲計算等爲標志的信息通信技術正在引領人類進入信息社會,信息社會是技術革命與人類需求提升自然耦合的必然結果。面對信息社會,我們如何去認識其本質,掌握它的特點和發展規律,建立與之相適應的發展策略和評測體系就成爲信息社會研究領域急需解決的問題。

  國家信息中心在綜合國內外研究成果的基礎上,通過深入研究、反複論證和實踐檢驗,率先提出了信息社會測評指標體系和測算方法。指出信息社會具有知識型經濟、網絡化社會、數字化生活、服務型政府四大表現特征,將信息社會劃分爲准備期、發展期、提升期三個發展階段,並闡述了各階段的基本表現、面臨問題和主要任務,建立了信息社會測評指標體系(ISI),共由知識性經濟指數、網絡化社會指數、數字化生活指數和服務型政府指數4個一級指標、經濟發展水平指數等12個二級指標、人均收入指數等20個三級指標組成。

  根據國家信息社會測評指標理論體系,廣西經濟信息中心在國家信息化研究部的指導下,結合廣西情況,開展廣西信息社會測評研究,經過數據收集、資料整理、指標測算及修正、撰寫報告、專家論證等環節的工作,形成了廣西信息社會測評報告,由國家信息中心統一在《沖出迷霧——中國信息社會測評報告2013》一書中正式對外發布。廣西信息社會測評報告對進一步定位、判斷廣西經濟社會發展,對相關行業領域實施績效考評和制定相關政策文件具有重要的參考意義。

一、全區信息社會發展概況

  (一)現狀與趨勢

  2012年廣西信息社會發展指數(ISI)達到0.3372,步入信息社會准備階段的轉型期,總體排名靠後,列全國第27位,僅居西藏、甘肅、貴州、雲南(0.3339,第28位)四省區之前,隨青海(0.3527,第26位)之後,低于全國信息社會發展指數平均值(0.4391),總體發展水平不高,但增速較快。

  自2001年以來,廣西ISI指數總體呈上升趨勢,由2001年的0.1702增加到2012年的0.3372,增加了0.1670,年均增長6.4%,高于全國0.4個百分點,增速列全國第15位,增速較快。從排名來看,廣西ISI指數全國排名基本保持在第26-28位之間,2012年全國排名第27位,排名靠後,但相對穩定。從近三年的變化情況來看,廣西信息社會步入轉型期迹象明顯,主要表現在, 2010年ISI指數首次超過0.3達到0.3050,2011年出現波動稍有下降後,于2012年再次突破0.3達到0.3372,廣西信息社會正在從准備階段的起步期向轉型期過渡,與廣西經濟社會正處于工業化中期發展階段的特點基本吻合。



圖1 2006-2012年廣西ISI指數變化趨勢

  (二)重點領域發展情況

  1.知識型經濟仍處于起步期,人力資源和發展方式是主要推力。

  2012年廣西知識型經濟指數達到0.2973,工業經濟特征依然明顯,知識型經濟仍處于准備階段的起步期,排名居西藏、青海、甘肅、雲南、河南、河北、貴州(0.2965,第25位)7省區之前,隨新疆(0.3021,第23位)之後,列全國第24位。

  受經濟發展總水平影響,截止2012年,廣西知識型經濟指數一直低于0.3,處于知識型經濟准備階段的起步期,從2001年的0.2190上升到2012年的0.2973,逐步接近0.3,總體呈上升趨勢,全國排名最好是2001年的第20位,最低爲2010年的26位,2012年列全國第24位,排名基本保持在第20-26位之間。

  2001-2012年,廣西知識型經濟指數增長相對緩慢,年均增長2.8%,低于全國1.5個百分點。其中,2006-2009年,廣西知識型經濟指數年均增長僅爲1.9%,低于全國2.5個百分點,僅居青海、陝西、甘肅、吉林(1.7%,第28位)之前,隨內蒙古區(2.0%,第26位)之後,居全國第27位。2010-2012年,全國知識型經濟指數年均增長率全國排名前15位的中西部省區市有8個,分別是重慶(7.7%,第3位)、雲南、安徽、貴州、內蒙古、河南、湖北、甘肅(5.3%,第14位)、廣西(5.3%,第15位),廣西知識型經濟發展加速,但與全國水平相比,發展速度仍相對緩慢,年均增速低于全國0.9個百分點,居甘肅(5.3%,第14位)之後,海南(4.8%,第16位)之前,列全國第15位。

  從推動因素來看,2012年推動廣西知識型經濟發展的因素中,經濟發展指數0.2398,列全國第25位,人力資源指數0.4690,列全國第18位,産業結構指數0.3323,列全國第28位,發展方式指數0.1481,列全國第20位,人力資源和發展方式成爲廣西知識型經濟發展的主要支撐力量。2001-2012年,廣西經濟發展指數年均增長9.9%,低于全國0.7個百分點,人力資源指數年均增長2.5%,低于全國0.1個百分點,産業結構指數年均下降0.5%,低于全國1.8個百分點,發展方式指數年均增長5.5%,低于全國2.4個百分點,相對其它因素,人力資源和發展方式對知識型經濟的推動更爲明顯。同時發現,産值結構、就業結構、人均收入成爲廣西知識型經濟發展的主要制約因素,特別是就業結構指數全國列第30位,産業結構指數一度出現負增長,這與廣西經濟社會仍處于工業化中期階段,創新能力不強,研發投入有限有關,加之受傳統經濟發展模式影響,産業結構仍然以資源性經濟爲主,第三産業的比重較低,共同導致知識驅動經濟增長的作用不夠明顯。

  2.網絡化社會進入加速轉型期,社會發展更具優勢。

  2012年廣西網絡化社會指數達到0.3904,處于網絡化社會的轉型期,排名居西藏、貴州、雲南、安徽(0.3887,第28位)之前,隨甘肅(0.4057,第26位)之後,列全國第27位。

  廣西網絡化社會穩步前進,但發展水平較低,2001年廣西網絡化社會指數僅爲0.1968,處于網絡化社會的起步期,2008年網絡化社會指數首次突破0.3,步入網絡化社會的轉型期,總體排名從2001年的第19位,逐漸拉大至2012年的第27位。2012年廣西網絡化社會指數達到0.3904,在西部12省區市中列西藏、貴州、雲南(0.3812,第10位)之前,列陝西、內蒙古、甯夏、重慶、新疆、青海、四川和甘肅(0.4057,第8位)之後,列西部省區市第9位。

  2001-2012年,廣西網絡化社會平穩發展,年均增速爲6.4%,高出全國1.3個百分點,排名居上海、天津、江西、遼甯、黑龍江、海南、青海、北京(6.0%,第24位)之前,隨廣東(6.5%,第22位)之後,列全國第23位。在西部12省區市中,僅排青海(5.8%,第12位)之前,在西藏、貴州、雲南、陝西、新疆、甯夏、甘肅、四川、重慶和內蒙古(7.0%,第10位)之後,列西部省區市第11位。

  廣西網絡化社會發展無論從全國來看,還是從西部地區來看,發展層次較低,發展水平相對靠後,但在一些重點領域上,也有過較好的表現,呈現一定的波動性。如基礎設施方面,2001-2010年,廣西有線電視接入指數年平均值列全國第11位,寬帶接入指數年平均值列全國第16位,而在2011-2012年期間,電視接入指數年平均值列全國第25位,降低14個位次,寬帶接入指數年平均值列全國第19位,降低3個位次,有線電視接入和寬帶接入已開始影響廣西網絡化社會發展水平。同時,廣西數字包容指數和社會發展指數偏低,特別是廣大中下收入人口對信息技術應用較少,質量不高,居民消費層次較低,城鄉人口消費總量也小,從深層次抑制了信息技術生産力的極大發揮。

  3.數字化生活首次步入轉型期,信息技術逐步普及。

  2012年廣西數字化生活指數達到0.3143,剛剛步入數字化生活方式的轉型期,排名居貴州、甘肅、雲南、西藏(0.3095,第28位)之前,隨湖南(0.3182,第26位)之後,列全國第27位。

  廣西數字化生活初顯端倪,數字化生活指數從2001年的0.0809增加到2012年的0.3143,增長了近4倍,雖增長幅度低于全國水平,但增長穩定,未出現較大波動。從近11年的全國排名來看,位次逐漸下降,2011年全國排名列第14位,2006年列第16位,2007、2010年列第21位,2008、2009年列第22位,2011、2012年列第27位,于2012年首次超過0.3,數字化生活從起步期邁入轉型期,人們的生活開始越來越多的融入數字符號,開啓了數字化生活時代。

  2001-2012年,廣西數字化生活提高迅速,年均增速爲13.1%,低于全國3.3個百分點,排名居貴州、北京、上海、甘肅、天津、廣東(13.1%,第26位)之前,隨吉林(13.8%,第24位)之後,列全國第25位。廣西數字化生活起點較好,2001年廣西數字化生活指數0.0809,高出全國平均水平0.0034, 2012年數字化生活指數0.3143,低于全國平均水平0.0990。從各因素表現情況來看,廣西數字化生活受數字化基礎設施、個人可支付能力、總體生活環境等的影響,發展速度較慢。

  廣西數字應用水平處于全國下遊水平,居民電腦、有線電視接入遠未普及,移動電話、數字電視、互聯網用戶等主要信息産品的普及程度還不高,根據2012年統計數字,僅廣西農村貧困人口還有1012萬,大量貧困人口和中低收入群體難以融入數字化應用,成爲數字化生活指數的主要影響因素。廣西人均可支付能力亦處于全國下遊水平,當前我國的移動電話和寬帶資費相對偏高,與中東部地區相比,廣西的移動電話和寬帶支付能力更處于劣勢地位,2001-2012年間移動電話、寬帶、有線電視的支付能力出現一些波動,全國排名在第16-25位之間,呈下降趨勢。

  4.服務型政府加快建設,行政治理能力明顯提高。

  2012年廣西服務型政府指數達到0.3658,處于服務型政府建設的轉型期,排名居西藏、甘肅、甯夏、內蒙古、新疆、貴州、吉林(0.3573,第25位)之前,隨河北(0.3786,第23位)之後,列全國第24位,在西部12省區市中列第6位。

  廣西服務型政府建設起步晚,但成效顯著。2001年廣西服務型政府指數僅0.2120,處全國第30位,而2009年達到0.3645,列全國第25位,2010年更是大幅提升至0.4217,已超過0.3,列全國第23位,服務型政府管理模式由起步期步入轉型期,雖在2011年有所回落,但在2012年仍然保持在0.3以上,同知識型經濟指數一同並列全國第24位。

  近年來,廣西更加重視服務型政府建設,將信息化作爲政府推進行政體制改改、加強和創新社會管理的重要手段,制定了廣西政府系統電子政務“十二五”規劃、廣西“一服務兩公開”信息化規劃,並配套相應項目和出台政策措施予以大力支持,早在2006年廣西率先在全區125家政務服務中心實現區、市、縣(市、區)三級聯網的政務服務和行政效能電子監察,2011年以來又先後部署了廣西壯自治區政府信息公開統一平台、自治區政務服務政務公開政府信息公開基層信息化應用平台等一批應用系統,在第十一屆(2012)中國政府網站績效評估活動中,廣西政府門戶網站在省級綜合排名第17名,列西部省區市第4名,並獲得2012年度中國政府網站領先獎。2012年全區各級政府行政機關累計主動公開政府信息818萬余條,通過直接和間接(網絡、傳真、信函)等形式共受理政府信息公開申請1998件,在自治區本級、14個市、75個縣和36個城區的政務服務中心和各服務窗口設立了政府信息公開查詢點。同時,轉變觀念,健全機制,努力打造以電子政務驅動的全區經濟體制與政治體制相適應的政府治理模式。



圖2 廣西信息社會重點發展領域

二、各地市信息社會發展概況

  (一)地市信息社會發展水平排名及其變化

  從2012年廣西各市信息社會發展水平看,南甯、柳州表現突出,其ISI指數都超過了0.4,是廣西信息社會發展的第一梯隊,分列第1、2位;北海、防城港、桂林、玉林和梧州分列第3-7位,其ISI指數均在0.3-0.4之間,是廣西信息社會發展的第二梯隊;賀州、欽州、百色、貴港、來賓、崇左、河池分列第8-14位,其ISI指數基本保持在0.25-0.3之間,是廣西信息社會發展的第三梯隊。與2011年評價結果相比,各市排名有一定變化,其中百色上升4位,玉林、梧州、賀州均上升1位,崇左、河池均下降1位,來賓下降6位,南甯、柳州、欽州位次保持不變。

表1 2012年廣西所轄地市ISI指數分布情況

ISI指數區間

地區

第一梯隊[0.3,0.5]

南甯、柳州

第二梯隊[0.3,0.4

北海、防城港、桂林、玉林、梧州

第三梯隊[0.2,0.3)

賀州、欽州、百色、貴港、來賓、崇左、河池

  從2012年廣西各市信息社會發展速度看,百色、賀州增長最快,同比增長均在13%以上;貴港、南甯、欽州、柳州、玉林增長較快,同比增長均在10%以上,梧州、北海、河池、崇左、桂林、防城港增長相對緩慢,同比增長在5%-10%之間,而來賓發展大幅滯後,同比下降15%,出現負增長。



圖3 2010-2012年廣西所轄地市ISI指數及增長率

  (二)地市信息社會發展水平的特點

  從反應信息社會四大特征來看,信息社會發展水平屬于第一梯隊的幾個城市,在知識型經濟、網絡化社會、數字化生活和服務型政府的發展中都處于全區領先行列,進入信息社會准備階段的加速轉型期。其中,南甯網絡化社會指數達到0.4761,進入網絡化社會加速轉型期,柳州服務型政府指數達到0.5925,即將率先進入服務型政府發展期的初級階段。

  信息社會發展水平屬于第二梯隊的幾個城市,在知識型經濟、網絡化社會和數字化生活的發展中處于全區中遊水平,基本屬于剛剛步入信息社會准備階段的轉型期,玉林市在服務型政府建設上表現突出,服務型政府指數達到0.5404,即將步入發展期的初級階段。

  信息社會發展水平屬于第三梯隊的幾個城市,受經濟社會發展水平制約,信息社會發展水平不高,特別是貴港、崇左服務型政府指數都低于0.2,列全區最後兩位,但百色知識型經濟指數達0.3352,列全區第2位,發展強勁。

  總體來看,2010-2012年全區各市信息社會發展較快,年均增速均超過10%,其中貴港發展最快,年均增速達到23.7%,防城港增速最慢也達到10.2%。值得關注的是,貴港、百色、賀州雖然整體發展水平不高,但發展勢頭良好,年均增速分別達到23.7%、20.5%、19.7%,列全區前3位。從四大推動因素來看,2012年全區各市的網絡化社會指數(均值0.3848)和服務型政府指數(均值0.3041)相對較高,均值都超過0.3,網絡化社會對信息社會發展貢獻最大,而數字化生活指數(均值0.2992)和知識型經濟指數(均值0.2802)相對較低,均值都低于0.3,知識型經濟對信息社會發展制約最大。從全國來看,廣西2012年信息社會發展水平進入全國前200名的僅南甯(第87位)、柳州(第111位)、北海(第181位)三個市,因此總體上廣西各地市信息社會發展水平相對較低。



圖4 2012年廣西各市信息社會重點發展領域

  (三)原因分析

  一是受經濟發展水平影響大。2012年廣西各市經濟增速排名前五位的分別是南甯、柳州、桂林、北海、防城港,都是廣西信息社會發展排名前五位的五個市,特別是南甯、柳州兩市信息社會發展水平排名與當地生産總值排名相一致,分列第1、2位,可以看出經濟發展水平是信息社會發展的主要驅動力,經濟越發展,信息化基礎設施越完善,個人可支付能力越強,信息流動和信息技術應用的普及程度越高,越有利于推動信息社會發展。也應看到,排名靠前的南甯、桂林、防城港、柳州四市2012年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列全區第1-4位,可見人均可支配收入對信息社會的影響更爲直接。

  二是受地區差異影響大。全區信息社會發展水平排名後五位的分別是河池、崇左、來賓、貴港和百色,這五個市都是少數民族地區,其中百色、崇左、河池屬革命老區、大石山區,自然環境和經濟社會環境較差,城鄉人口文化水平、人均可支配收入、電子信息工具擁有量和信息技術應用普及程度都普遍較低,第三産業比重在全區排名也靠後。因此,民族地區、邊疆地區、貧困地區發展的先天性不足嚴重影響當地信息社會發展。

  三是受政府帶動作用明顯。從廣西近幾年發展來看,政府信息化活動對信息社會發展具有重要的引導和帶動作用,通過政務信息化有效帶動企業信息化,將市場、企業、政府有機地結合起來,引導企業和個人了解信息化、使用信息化、融入信息化,從而帶動整個社會信息化,特別是廣西在經濟發展水平靠後、人均可支配收入偏低的情況下,廣西信息社會的一些指標能有突出表現,一個重要的原因就在于政府的引導帶動,如南甯、柳州、北海、桂林、玉林等市的信息社會除了受經濟發展優勢影響外,還得益于這些市近年來在完善電子政務基礎設施、深化推廣業務應用方面所做的努力。

三、近年來信息社會建設的經驗與問題分析

  廣西作爲後發展地區,應按照科學發展觀的要求,進一步夯實發展基礎,壯大經濟總量,在保持優勢發展因素的同時,通過加強信息社會薄弱環節的建設,建立健全信息化發展體制機制,完善信息化基礎設施,擴大信息技術應用,深入推進“兩化”融合,切實發揮信息化在調整經濟結構、轉變發展方式中的推動作用,實現信息化與經濟社會協調發展。

  (一)以政務信息化帶動社會信息化。廣西非常重視信息化發展,將信息化發展納入地區發展戰略,政府首先從電子政務領域入手,建立健全體制機制,理順發展關系,規範建設應用。一是以公共服務爲核心,以政務服務政務公開政府信息公開爲主線,紮實推進業務應用,將信息化建設與應用成效納入各級政府績效考評體系,引導政府、企業和個人使用信息技術;二是針對社會信息化發展方面出台指導意見,加大信息化科研投入,在物聯網、雲計算、數據中心等領域開展研究和應用示範,取得明顯成效;三是加大企業技改項目支持力度,培育一些具有帶動作用的關鍵信息技術、信息制造、電子産業基地等,提高企業生産和管理信息化水平,提升對社會信息化的帶動能力。下一步應繼續完善信息化發展體系,解決好信息資源共享利用問題,特別是打破部門、行業、區域間信息交換共享瓶頸,降低企業、個人應用信息工具和信息技術的門檻,形成良好的信息化應用環境。

  (二)以經濟發展促進社會信息化。近年來,廣西抓住曆史發展機遇,加快地區經濟發展,努力構築信息社會發展基石。一是利用好區域發展平台,增強經濟發展活力,參與了中國—東盟、泛北部灣、泛珠三角等區域合作,在提升廣西經濟發展活力的同時,加速區域內信息流動;二是利用好國家政策支持,國務院出台《關于進一步促進廣西經濟社會發展若幹意見》和批准實施《廣西北部灣經濟區發展規劃》,成爲廣西經濟社會發展的兩大法寶,對廣西信息網絡設施和區域性信息交流中心建設給予大力支持;三是以信息技術爲手段推動産業結構優化升級,加強工業園區建設,發展先進制造業和高技術産業,提升企業自主創新能力,在一定程度上調整了産業和就業結構, 優化了廣西信息社會發展環境。2012年,廣西經濟總量列全國第18位,但人均可支配收入還很低,列全國第27位,因此,廣西在提高經濟總量的同時,應切實解決好個人可支配收入問題,通過增加個人可支配收入來提高企業和個人利用信息工具開展信息技術應用的能力和水平。

  (三)以技術應用加快社會信息化。根據廣西信息化基礎設施建設還需要進一步完善,信息資源開發利用水平不高,信息化意識不強等特點,廣西將加強信息技術推廣應用作爲重要舉措,切實改善信息社會發展的薄弱環節。一是以“兩化”融合爲抓手,運用信息技術推進鋼鐵、冶金、機械、制糖、造紙、制藥等主要傳統産業的改造和升級;二是抓住新農村建設和扶貧開發的曆史機遇,加快信息技術在農村和農業生産、經營中的推廣應用,提高農村互聯網、廣播、有線電視的普及程度,切實推進農村和貧困地區的社會信息化建設;三是通過加強信息資源開發利用、網絡互聯互通、建立服務窗口等形式,促進相關産業和社會服務信息化;四是推進電子商務,在商品經濟繁榮的市縣如南甯、玉林、東興等地開展電子商務試點,強化商品經濟繁榮對當地信息社會建設的帶動作用。截止2012年,廣西農村貧困人口仍有上千萬,廣西需切實打好新一輪扶貧開發攻堅戰,抓好基礎教育培訓,推進農業信息技術進村入戶,加強農村信息化建設。同時,繼續加強對傳統産業的升級改造,加快推進“兩化”融合,實現廣西信息社會加速轉型。

  (課題組成員:周鳴 靳芳 彭新永 吳海宇 楊志鵬)

附表1:

廣西壯族自治區ISI指標一覽表(指數)

 

2010

2011

2012

信息社會指數(ISI

0.3050

0.2965

0.3372

1 知識型經濟指數

0.2684

0.2811

0.2973

1.1 經濟發展指數

0.2025

0.2224

0.2398

1.2 人力資源指數

0.3932

0.4335

0.4690

1.2.1 成人識字指數

0.9494

0.9729

0.9593

1.2.2 人均教育支出指數

0.0663

0.0885

0.0958

1.2.3 大學生指數

0.1640

0.2391

0.3520

1.3 産業結構指數

0.3592

0.3415

0.3323

1.3.1 産值結構指數

0.6267

0.5892

0.5685

1.3.2 就業結構指數

0.0917

0.0938

0.0960

1.4 發展方式指數

0.1187

0.1271

0.1481

1.4.1 研發投入指數

0.1743

0.1886

0.1971

1.4.2 創新指數

0.0185

0.0264

0.0316

1.4.3 能效指數

0.1632

0.1665

0.2156

2 網絡化社會指數

0.3589

0.3629

0.3904

2.1 基礎設施指數

0.3466

0.3576

0.3480

2.1.1 有線電視接入指數

0.3973

0.3395

0.2958

2.1.2 寬帶接入指數

0.2958

0.3757

0.4002

2.2 數字包容指數

0.3821

0.3931

0.4542

2.3 社會發展指數

0.3481

0.3380

0.3691

2.3.1 消費水平指數

0.2607

0.2259

0.2737

2.3.2 城鎮化指數

0.4356

0.4500

0.4644

3 數字化生活指數

0.2489

0.2727

0.3143

3.1 數字應用指數

0.2511

0.2915

0.3540

3.1.1 移動電話指數

0.4036

0.4560

0.5494

3.1.2 電腦指數

0.1120

0.1384

0.1858

3.1.3 互聯網指數

0.2378

0.2800

0.3267

3.2 支付能力指數

0.2466

0.2540

0.2747

3.2.1 移動電話支付能力指數

0.0917

0.1098

0.1282

3.2.2 寬帶支付能力指數

0.3438

0.3766

0.4348

3.2.3 有線電視支付能力指數

0.3044

0.2755

0.2612

4 服務型政府指數

0.4217

0.2144

0.3658

附表2:

廣西壯族自治區ISI指標一覽表(全國排名)

 

2010

2011

2012

信息社會指數(ISI

26

27

27

1 知識型經濟指數

26

25

24

1.1經濟發展指數

22

22

25

1.2 人力資源指數

26

25

18

1.2.1 成人識字指數

13

12

12

1.2.2 人均教育支出指數

27

22

22

1.2.3 大學生指數

28

28

20

1.3 産業結構指數

26

29

28

1.3.1 産值結構指數

23

24

25

1.3.2 就業結構指數

30

30

30

1.4 生産方式指數

23

22

20

1.4.1 研發投入指數

26

25

25

1.4.2 創新指數

29

28

25

1.4.3 能效指數

11

12

11

2 網絡化社會指數

23

27

27

2.1 基礎設施指數

12

19

25

2.1.1 有線電視接入指數

13

21

26

2.1.2 寬帶接入指數

14

18

21

2.2 數字包容指數

28

28

27

2.3 社會發展指數

27

26

26

2.3.1 消費水平指數

26

27

22

2.3.2 城鎮化指數

25

25

26

3 數字化生活指數

21

27

27

3.1 數字應用指數

23

25

23

3.1.1 移動電話指數

28

30

28

3.1.2 電腦指數

17

15

17

3.1.3 互聯網指數

23

25

24

3.2 支付能力指數

16

20

25

3.2.1 移動電話支付能力指數

22

22

25

3.2.2 寬帶支付能力指數

16

20

23

3.2.3 有線電視支付能力指數

22

21

17

4 服務型政府指數

23

26

24

附表3:

廣西壯族自治區所轄地級市2012年ISI主要指標(指數)

 

ISI總指數

知識型經濟指數

網絡化社會指數

數字化生活指數

服務型政府指數

南甯

0.4292

0.3722

0.4761

0.4366

0.4370

柳州

0.4111

0.3223

0.4557

0.3950

0.5925

桂林

0.3329

0.3097

0.3787

0.3350

0.2589

梧州

0.3187

0.2551

0.4099

0.2835

0.3420

北海

0.3613

0.3013

0.4372

0.3735

0.2774

防城港

0.3406

0.2869

0.3800

0.3873

0.2434

欽州

0.2913

0.2528

0.3692

0.2581

0.2729

貴港

0.2905

0.2491

0.4035

0.2491

0.1998

玉林

0.3294

0.2712

0.3785

0.2683

0.5404

百色

0.2906

0.3352

0.3395

0.2218

0.2162

賀州

0.2965

0.2419

0.3981

0.2644

0.2521

河池

0.2537

0.2409

0.3173

0.2104

0.2317

來賓

0.2651

0.2409

0.3043

0.2640

0.2236

崇左

0.2644

0.2438

0.3389

0.2420

0.1694

附表4:

廣西壯族自治區所轄地級市2012年ISI主要指標(全國排名)

 

ISI總指數

知識型經濟指數

網絡化社會指數

數字化生活指數

服務型政府指數

南甯

87

68

141

85

85

柳州

111

121

160

114

23

桂林

216

148

239

179

255

梧州

238

275

207

238

194

北海

181

162

177

141

238

防城港

205

203

235

121

263

欽州

267

277

246

259

244

貴港

272

285

210

270

289

玉林

222

241

240

253

43

百色

271

100

280

287

281

賀州

262

300

219

256

258

河池

302

304

295

297

267

來賓

290

303

301

257

273

崇左

292

299

281

277

303

責任編輯:許燕裕

相關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