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9-24 來源:

 

  ——廣西北部灣經濟區創業風險投資業發展系列研究之二 

  影響創業風險投資事業發展的各個因素並不是孤立的,而是相互影響、相互制約的,尤其與市場體系的培育和市場機制、市場制度的建設存在著密切的關系。本文將在對廣西北部灣經濟區創業風險投資業發展制約因素進行深入分析的基礎上,多維度立體透視廣西北部灣經濟區創業風險投資業發展滯後的根源,並據此提出相應的發展思路與模式、政策建議。

  一、廣西北部灣經濟區創業風險投資業發展滯後的根源———市場不健全

  市場經濟是指市場對資源配置起基礎性作用的經濟體制。而市場對資源配置的作用是通過市場機制和市場制度實現的。完善的市場機制與市場制度是市場發揮資源配置作用的保障,健全的市場是市場機制與市場制度穩定健康運行的前提條件。因此,創業風險投資業的穩步健康發展,離不開完善的創業風險投資市場、市場機制與市場制度。

  (一)市場不健全

  “市場”最初的含義是指商品交易的場所,“市”就是買賣,“場”就是場所,“市場”即買者和賣者于一定的時間聚集在一起進行交換的場所。隨著商品交換和商品流通的發展,市場不僅是指具體的交易場所,而是指所有賣者和買者實現商品讓渡的交換關系的總和。馬克思指出:“生産勞動的分工,使它們各自的産品互相變成商品,互相成爲等價物,使它們互相成爲市場。”隨著科學技術的進步,勞動分工更加精細,生産力進一步提高,貨幣職能的進一步完善,商品交換並不固定局限在某些場所。因此,市場脫掉了“場所”外套,專指具有需求欲望和購買能力而進行交易活動的個人、企業和組織這一需求主體與商品所有者這一客體的關系。

  市場定義不同,其所包含的要素也就不同。但不管市場定義如何,市場至少應該包含買方、賣方兩個交易主體。2006年,廣西北部灣經濟區高新技術企業中,85.71%的企業存在資金缺口。其中缺口爲10-100萬元的占8.34%,100-500萬元的占33.34%,500-1000萬元的占20.83%,1000萬-1億元的占25%,1億元以上的占12.49%。這充分表明廣西北部灣經濟區創業風險投資業市場賣者是不缺乏的,即供給較爲活躍。但廣西北部灣經濟區卻沒有一家真正的創業風險投資機構,即市場沒有買者,需求缺乏。因此,廣西北部灣創業風險投資市場主體缺乏,市場不完善。

  另外,中介機構缺乏或服務不到位也是廣西北部灣經濟區創業風險投資市場不完善的重要表現。我們在關于“企業最需要的中介服務”的調查中顯示,90%的企業對與融資相關的各類中介服務均表現出較旺盛的需求。其中,資産和資信評估、財務咨詢、法律咨詢、技術産權交易占了最需要的中介服務的前四位。然而不僅上述機構在廣西北部灣經濟區缺乏,而且調查表明有64.63%的企業認爲存在難以辨別中介機構的資質的問題,56.1%的認爲費用太高,有43.9%的認爲中介機構的服務水平不高。更爲重要的是缺乏專門爲中小企業創業風險投資融資提供服務的信用評級機構,只是由一些規模很小的會計師事務所或審計師事務所按照執業要求部分地承擔信用評級職能,且政府主管部門對其剛性約束的手段不多,有時甚至疏于管理,産生評級機構不守信的現象。

  (二)市場機制不完善

  市場機制是指,在市場運行中形成的以價格、供求和競爭三位一體的互動關系爲基礎的經濟運行和調節的機理。市場機制有三個:價格機制、供求機制和競爭機制。其中價格機制是市場機制中最基本的機制,供求機制和競爭機制是由價格機制派生出來的。目前由于廣西北部灣經濟區創業風險投資業市場主體缺乏,從而導致市場機制無法良好運行,價格機制、供求機制、競爭機制無法發揮作用。

  其實,除了廣西北部灣經濟區創業風險投資主體缺乏外,創業風險投資客體來源———項目的市場結構也是形成創業風險投資市場機制無法有效運轉的主要原因。由于高新技術企業項目之間的差異化比較明顯,即使是相同産業、相同行業之間的項目也具有不同特征,這就造成創業風險投資機構與企業達成一致的交易價格比較困難,使價格機制無法起到創業風險投資市場資源配置的調節的作用,從而供求機制與競爭機制也無法良好運行。

  (三)市場制度缺乏

  市場制度是指對市場微觀構造基礎和運作機制所做出的一種界定和安排,核心是市場政策制度。市場制度是市場與市場機制良好運行的環境保證。

  雖然國家《創業風險投資企業管理暫行辦法》(以下簡稱《暫行辦法》)的出台,改變了創業風險投資缺乏法律依據的狀況。但與其相配套的其他法律與政策都還沒有出台,大大限制了《暫行辦法》實質作用的發揮。從而從整體上來說,廣西甚至我國的創業風險投資政策與法律環境都是不完善的。

  完善的市場是市場機制與市場制度運行的前提和基礎,健全的市場機制與市場制度可以促進市場的發育;市場制度是市場及市場機制有效運行的必要條件,市場以及市場機制的運行需要政府不斷完善市場制度。市場、市場機制、市場制度三者相互作用,組成完整的統一體。

  綜上所述,廣西北部灣經濟區創業風險投資市場主體缺乏,市場不健全,從而導致市場機制無法有效運行,市場制度實施缺乏有效落腳點;而市場制度的不完善又使創業風險投資市場與市場機制失去運行的制度基礎與保障。因此,市場缺失是廣西北部灣經濟區創業風險投資業發展滯後的根源,市場制度是廣西北部灣經濟區創業風險投資業發展滯後的外部誘因。

  要促進廣西北部灣經濟區創業風險投資業發展,首要而又最根本的問題在于建設廣西北部灣經濟區創業風險投資市場主體,完善市場,從而促進市場機制的基礎性的市場資源配置功能得以有效發揮。其次,應該建立完善廣西北部灣經濟區創業風險投資發展的市場制度,爲廣西北部灣經濟區創業風險投資市場及市場機制的運行提供良好外部環境。

  二、廣西北部灣經濟區創業風險投資市場發展的指導思想

  西方發達國家市場經濟發展曆程告訴我們,發達市場經濟體制的形成需要經曆盲目、漫長的演進,付出極高的成本和代價,中國不能再走自發演進的老路。我國30年改革開放的經驗告訴我們只有通過自覺主動地建設制度和市場,才能實現跨越式發展。廣西北部灣經濟區創業風險投資市場的發展更是如此。因此,廣西北部灣經濟區創業風險投資制度與市場建設,不能靠自發形成,而要主動地進行建設,需要政府及創業風險投資運行過程中各主體共同推進。因爲,要充分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基礎性作用,提高市場經濟運轉的效率,必須加強市場主體的培育,而政府多重角色的職能就是要使企業真正成爲市場運作的主體、制度變遷的主體。相應地,政府必須從過去以強制性變遷爲主導的變遷方式轉變爲誘致性變遷和強制性變遷相結合的方式,即政府的強制性制度供給要和微觀主體的制度需求結合起來。歸結到在創業風險投資業發展問題上,政府應當積極探索實現誘致性制度變遷的途徑———將創業風險投資業發展問題置于“市場”層面加以研究。充分尊重市場規律,通過市場機制的培育和引導,調動市場主體自發地産生力量,以較小代價建立起自律性的創業風險投資市場體系。

  三、廣西北部灣經濟區創業風險投資發展模式設計

  (一)國內外創業風險投資發展模式綜述

  1.日本創業風險投資發展模式

  日本最初的創業風險投資機構成立于1972年,接下來3年成立了8家以銀行和證券公司爲背景的第一代創業風險投資機構。1982年,日本第一個有限合夥制創業風險投資機構成立,新的投資組合形式開始出現。日本模式的特點主要是以商業銀行間接融資體系爲主向高新技術企業提供資金支持。創業風險投資公司的資金主要來自銀行和證券業,而創業風險投資公司本身不具備獨立性,大都是各類大企業集團的附屬公司。有關資料顯示,日本52%的企業母公司是商業銀行,25%的母公司是證券公司。到1998年,依托銀行與證券公司創建的創業風險投資公司達160多家,占日本創業風險投資公司全行業的75 %。商業銀行的融資原則是傾向于流動性與安全性,總是限于投資比較成熟的企業。因此,日本式的創業風險投資發展模式在支持高新技術企業創業與成長上缺乏動力。除了政府的推動外,創業風險資本對高新技術産業支持的力度同美國相比,具有明顯的薄弱性。

  2.美國創業風險投資發展模式

  1946年美國研究與發展公司的成立,標志著美國創業風險投資公司的正式建立。它是第一家公開交易的封閉型投資公司,並由職業金融家管理。隨著1974年退休收入保障法的修正,退休基金源源流入創業風險投資行業,對美國高科技的創新與成長起到了巨大的推動作用。目前,美國創業風險投資資本50%以上來自退休養老基金。因此,與日本模式相比,美國模式是以廣泛的資本市場爲依托,靠直接融資體系爲主來支持高新技術的産業化。同日本相比,美國創業風險投資公司大都是獨立經營的公司,而且資本來源的50%以上靠養老保險基金。以創業風險投資基金形式募集資金與高新技術項目的培育緊密地結合,迅速推動高新技術企業成長壯大。

  3.歐洲創業風險投資模式

  在歐洲,創業風險投資的組織模式基本類似日本的做法,形成的原因也很相似,既有民族習俗的原因,也有政策導向的緣故。在歐洲各國的主要政策與計劃中,其重點扶持的投資主體是銀行,如英國的信貸擔保計劃,德國的創業風險投資促進計劃等等,都是針對銀行等金融機構從事風險貸款制訂的貼息與擔保計劃,其目的是鼓勵金融機構進行創業風險投資,因而導致金融機構附屬創業風險投資公司成爲主要組織形式。其次,與美、日不同之處,也可以說是西歐最顯著的特點是采取了有限合夥制和産業附屬公司這兩種形式的有機融合,在美國企業組織模式中,企業之間彼此獨立,各自爲政進行創業風險投資活動(但在具體項目上存在合作),而在西歐,大企業聯合甚至跨國聯合創辦創業風險投資公司相當普遍,成爲歐洲的一大特色與趨勢,如菲亞特、菲利浦等20家歐洲最大的公司聯合建立了歐洲創業風險投資組織。這種“大企業聯合”組織模式,其目的不在于近期取得直接高額利潤,而是大企業整個研究與發展計劃的一個組成部分,以便更好地爲大企業發展戰略服務。

  4.天津模式

  天津市在創業風險投資業上的成功運作方式被業界稱之爲“天津模式”。天津市創業投資協會對“天津模式”作了這樣的解析:這種模式從營造創業創業風險投資環境入手,突出民營化、商業化、國際化、專業化的特點,堅持“只投機構、不投項目”、“以小引大”、“參股不控股”的運作模式,實現了政府創投“種子”資金的二次放大,引來了許多國際創投資本、項目及人才。

  在這種運作模式下,作爲天津市政府創業風險投資的出資載體———天津市創業投資發展中心以市創業風險投資引導資金爲資本,共與境外及民間機構在津合資設立了7家創業風險投資企業,用近2.2億的創業風險投資引導資金吸引了境外及民間資金近20億,帶動相關戰略資本近100多億元,開創了我國創業風險投資領域制度創新先河,成立了國內外首家中外合資的非法人制創業風險投資企業———塞富成長基金。

  5.上海的“托管制”發展模式

  2005年,上海創業投資資本總量爲250億元,約占全國創業風險投資資本總量631.6億的40%。創業風險投資機構約有204家,其中80%以上的投資機構類型是創業風險投資公司或創業風險投資管理公司。上海的創業風險投資業走在全國前面,這與上海發展創業風險投資發展模式是分不開的。蘇海悅在《上海創業風險投資發展展望》指出,上海創業風險投資運作機制獨辟蹊徑:投資者與管理者相分離,實施專家理財。這種方式也被稱爲“托管制”。

  上海市政府轄下具體運作創業風險投資的唯一權威機構———上海創投公司也是一家窗口單位,曾將6億資金中的2/3塊“蛋糕切”,委托給本市的6家公司管理,這6家公司與上海創投公司一起,從300多個項目中篩選出31個,最後確定4個高新技術成果轉化項目,並取得了成功。“托管制”體現風險共擔、利益共享的合夥精神,更是將出資人、管理人以及監管人三家分管,各司其職,明晰了權限和責任,界定了功能。

  6.山西模式

  山西省人民政府與國家開發銀行共同發起的“山西省創業風險投資引導基金”正式組建成立後,國家開發銀行以軟貸款(專項選擇權貸款)形式通過山西省的科技融資平台(山西省科技基金發展總公司)注入資本金。資金總額爲8億元,其中,國家開發銀行提供4億元人民幣軟貸款(專項選擇權貸款),山西省政府專項資金配套4億元資金,與開發銀行的貸款按照1:1的比例關系,共同投入到母基金。母基金是根據《公司法》成立的公司型基金(有限責任公司),由山西省政府和國家開發銀行按照“政府引導、市場運作、專家管理”原則,將開發性金融資金與政府的財政資金進行有機結合,通過與國內外有投資能力的機構和法人,以及具有優良管理能力的創業風險投資管理機構或團隊合作,共同組建創業創業風險投資子基金(目標是建立8-15個子基金)。母基金日常管理和運作由專業基金管理公司承擔。

  綜上所述,目前政府參與創業風險投資市場主體建設主要由兩種形式。一種是政府直接設立創業投資機構,直接對高新技術企業進行投資。這種模式主要缺陷在于難以建立收益激勵與風險約束機制,同時也起不到創業風險投資基金的杠杆放大作用。另一種是設立創業風險投資引導母基金。“引導”主要體現爲對于高新技術企業“創業期”的投資,之所以爲母基金,是因爲母基金不直接進行創業風險投資,主要通過參股多個民間創業投資基金形成不同創業風險投資子基金,並市場化運作。這種模式的優點在于政府和社會的完美結合,政府不直接幹預創業風險投資基金運作,不僅有效避免了政府過分幹預市場運作的缺陷,又對政府資金起到了放大作用。

  (二)廣西北部灣經濟區創業風險投資業發展模式研究

  鑒于廣西創業風險投資業市場發展的現狀及國內外創業風險投資業的發展經驗,我們認爲廣西北部灣經濟區創業風險投資業發展模式可以設計爲:由廣西北部灣經濟區各市人民政府與政策性銀行(國家開發銀行廣西分行或中國農業發展銀行廣西區分行)(以軟貸款形式)共同出資設立“廣西北部灣經濟區多層次創業風險投資引導母基金”,各市創業風險投資引導母基金可以結合各地區的産業規劃,在重點發展的産業領域選取一個或幾個龍頭企業,並基于“雙方自願”原則共同出資成立“廣西北部灣經濟區多行業創業風險投資引導子基金”,“廣西北部灣經濟區多行業創業風險投資引導子基金”按照“政府引導、市場運作、專家管理”原則進行運作,日常管理和運作由專業基金管理公司承擔。可以在本行業或外行業選取前景較好的項目進行孵化,最終帶動相關産業的發展。在這裏要特別強調的是,“廣西北部灣經濟區多層次創業風險投資引導母基金”與“廣西北部灣經濟區多行業創業風險投資引導子基金”的運作主要是以“孵化”而不是以“盈利”爲目的。


圖1 廣西北部灣經濟區創業風險投資引導基金運行示意圖

  這裏引入開發性金融是因爲它是以實現政府發展目標,彌補市場缺損和制度落後爲目的,以國家信用爲基礎,以市場業績爲支撐,以建設市場來實現政府發展目標,並通過“鋪路”、“搭橋”,帶動社會資金,引導其他金融機構的行爲。作爲一種資源配置機制,它既不是市場機制的組成部分,也不能簡單歸入政府機制,它兼有政府機制與市場機制的某些特點,是金融資源配置領域政府機制與市場機制的結合部和聯合機制。只要有市場缺損、法人缺損或制度缺損,又有良好社會經濟效益的投資領域,或者可以進行制度建設,以整合體制資源取得效益的領域,都是開發性金融大顯身手的空間。

  國家開發銀行廣西分行通過其大量和廣泛的投融資活動證實了開發性金融可以充分發揮政府的組織協調優勢,在一定程度上能夠分散給予高新技術企業融資的非系統風險,過濾政策風險,從而産生示範效應。這樣,商業性金融與民間金融就會紛紛跟進廣西高新技術企業領域進行投資,從而形成以商業銀行、證券公司、大企業等爲投資主體的創業風險投資發展格局。

  當然此模式的運行也會出現一些要重點解決與考慮的問題。如該模式的運營主要在于彌補廣西高科技企業發展領域的市場缺陷與市場制度,完善市場運行機制。因此,多層次創業風險投資基金在與行業龍頭企業合作組成“多行業創業風險投資引導基金”運行的過程中,基金運作目的可能會與龍頭企業“盈利”的特性相矛盾。另外,怎樣規避龍頭企業合夥人的道德風險與逆向選擇,如何選擇基金管理公司等,都是該模式運作過程中應該重點解決的問題。

  (作者:黃剛、劉金林 廣西財經學院 金融系)

責任編輯:許燕裕

相關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