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3-22 來源:

 

  隨著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的建立,我國經濟將進一步融入世界經濟,對外開放進一步深入,國際國內人才競爭日趨激烈,必將對我國的人才資源産生重大的影響。

  人才結構調整加快。隨著中國和東盟各國經濟結構的調整和資源的整合,人才資源的分布和結構面臨著調整和整合。

  人才國際化競爭日益激烈。一方面是國際人才市場的競爭,遠未發展成熟的國 內人才市場面臨巨大沖擊;另一方面是人才資源的國際競爭,進入我國的外資企業勢必利用各種手段參與爭奪我國的本土人才,特別是高素質人才。

  人才國際化的趨勢日益明顯。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建立,資金、技術、人才的流動從國內轉向國際,“人才無國界”的特點,日益突出,國際人才流動日趨頻繁。我國的人才供求將由國內擴展到世界範圍。

  人才資源配置更趨市場化。由于人才流動的國別界限、戶籍界限、所有制界限逐步被打破,國內國際人才流動需要開放的國內國際人才市場來配置,這將促使我國不斷完善國內人才市場,建立國際人才市場,引進國外人才市場先進的管理經驗,以提高我國人才市場的管理水平。

  隨著中國與東盟諸國交往的增多,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的建成,以及今後全方位、多層次、寬領域的合作與交往,面向東盟的人才需求是大量的。沒有各方面人才資源的支持,我們將會喪失很多的機遇。誰擁有人才,誰就會占有先機,並擁有廣闊的發展空間。中國雖然與東盟諸國是近鄰,但過去我們對東盟諸國的研究並不多,這方面的人才儲備也不足。

  東盟各國地理差異大,民族衆多,政治、經濟和社會發展極不平衡,因此不但需要的人才數量多,而且需要的類型和層次也是多學科、多層次的。

  從需求的類型看,一是外語人才,我們必須擁有懂多種語言的語言類人才,才能與東盟進行廣泛的合作;二是經貿人才,我們必須有既懂國際貿易,又熟悉東盟諸國國情、社情、民情的區域性經貿人才。才可能在東盟獲得長足發展;三是法律人才,經貿合作的發展必然會帶出許多法律問題,要使中國公民和法人的權利得到充分的維護,就要有懂得東盟諸國法律的法律人才;四是文化人才,經貿的交往必然帶來文化的交往,東盟諸國民族的多樣性形成了文化的多樣性和豐富性,加之東盟各國原系歐洲殖民地,西方文明與東方文明並存,要真正地讀懂東盟人民的生活,就要深入了解他們的文化,從中找到與我們文化之間的相同性,從而促進文化的交流與發展,從中找到與我們文化之間的差異性。使我們的文化産業、文化産品進入到他們的生活中;五是宗教人才,東盟諸國人民普遍信教,了解他們的宗教不但使我國的公民、法人的事業在他們的國度內得到順利發展,還爲我們物質産品和文化産品進入到他們的生活提供機會。

  從需求的層次看,一是具有戰略眼光的高層次人才,對東盟的政治、經濟現狀和趨勢有較深入的研究,能就國家和地區的戰略決策進行論證和提供參考的人才;二是經營管理人才,對東盟諸國經濟結構、市場需求和我們的優勢有對比研究的企業家;三是服務型人才,能爲中國公民、法人和東盟諸國及世界其他國家的公民、法人提供一般性語言服務、商業服務、中介服務的人才;四是小商小販,通過近幾年西南、西北、東北邊境小額貿易的實踐,可以看出個體商販對促進商品、開拓市場有著不可低估的作用,同時經過幾年的摸爬滾打後,有些商販會脫穎而出成爲大企業家。(作者系廣西財經學院高教研究所所長、研究員 陽妮)

責任編輯:曼子

相關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