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10 來源:

 

  鄉村振興需要城鎮帶動,城鎮發展離不開鄉村的資源,如何走城鄉融合發展之路,關鍵在于處理好城鄉關系,促進城鎮和鄉村的資源、産業、人才、公共服務、基礎設施等方面深度融合,才能實現城鎮和鄉村同步發展,逐步縮小兩者之間的差距。2018年7月23日,自治區召開了年中工作會議暨縣域經濟發展、鄉村振興推進大會,將縣域經濟發展和鄉村振興擺在了更加突出位置,促進兩者融合發展對經濟社會平穩增長具有重要支撐作用。

  一、廣西縣域經濟和鄉村振興迎來新的發展機遇

  (一)縣域經濟實施“兩個三年行動計劃”。自治區黨委、政府高度重視縣域經濟發展,立足區情制定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大力推進縣域經濟加速發展。2018-2020年,全區將實施縣域基礎設施能力提升和縣域公共服務設施能力提升兩個三年行動計劃,投資2413億元重點支持縣域交通、農田水利、能源、信息網絡、園區等基礎設施能力提升工程建設,補足縣域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設施短板。政策方面,在投融資、項目、財稅、用地、金融、人才等領域出台“雙10條”政策,破解縣域經濟發展的體制機制障礙和瓶頸問題。通過資金和政策扶持疊加,全區縣域經濟發展環境將大大改善,迎來一個快速發展期。

  (二)鄉村振興戰略實施激發內生動力。爲了貫徹落實國家鄉村振興戰略部署,2018年5月自治區印發實施《關于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決定》,將鄉村振興作爲我區打好精准脫貧攻堅戰、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主要抓手,並加大政策和資金支持力度,配套實施鄉村振興産業發展基礎設施公共服務能力提升三年行動計劃,加快建設一批産業發展、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能力設施項目,2018-2020年計劃建設項目27285個,總投資3941億元,涵蓋鄉村經濟發展多個領域。大規模的工程項目實施,將爲鄉村振興發展注入新動力,也爲促進鄉村産業發展和鄉村振興提供重要支撐載體。

  二、廣西鄉村地區與縣域經濟發展不均衡問題仍比較突出

  近年來廣西縣域經濟與鄉村振興都取得了新進展,但鄉村地區經濟發展總體水平偏低,在許多方面都遠落後于縣域地區,與縣域經濟發展相比仍存在較大差距。

  (一)鄉村經濟呈現衰退趨勢,縣域經濟保持平穩增長。土地是農民收入的主要資源,廣西山多地少尤其是鄉村地區土地資源更加貧瘠,受自然條件的限制,以及許多村落無規劃發展、資金投入不足、項目支撐不夠,農業基本靠天吃飯局面未有改變,其他産業基礎非常薄弱,導致鄉村經濟發展比較滯後。爲了提高家庭收入和生活水平,鄉村大量青壯年外出務工,剩下的都是老人和小孩,勞動力嚴重缺乏,農業副業化、鄉村空心化、農民老齡化、土地荒蕪化等現象越來越嚴重,鄉村經濟發展呈衰退趨勢。據統計,廣西農林牧漁增加值年均增速從“十五”時期的6.1%下降到“十二五”時期的4.6%。而近年來全區縣域經濟保持平穩增長,2011-2017年縣域生産總值年均增速保持在8%左右,經濟總量占全區60%以上。

  (二)鄉村基礎設施建設滯後,縣城基礎設施投入較大。廣西屬後發展地區,綜合經濟實力不強,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的能力有限。鄉村地區地形複雜,基礎設施工程量很大,需要投入大量資金且回報率低,社會資金不願意投資,同時鄉鎮可支配財力非常弱,主要依靠財政撥款遠遠不能滿足基礎設施建設和維護資金需求,導致許多鄉村的交通、能源、通訊、文化教育、醫療、環境衛生處理等基礎設施建設滯後,基本公共服務能力不足,越來越不能滿足鄉村居民的生活需求。而縣域基礎設施投入較大,各方面設施和服務比鄉村完善,學校、醫院、文化館、體育館、汙水處理廠等設施規模和數量是鄉村遠不能比的。

  (三)鄉村發展資源要素短缺,縣城人口虹吸效應增強。長期以來受重城市輕農村的發展理念影響,在政策支持和資金投入方面城鎮比鄉村占有較大優勢,城鎮發展條件和環境比鄉村更具吸引力,使得鄉村大量資源要素向外轉移,人才、資金、技術、土地等要素均呈現向縣城和城市流動趨勢,甚至流向區外發達城市,鄉村普遍存在資源要素短缺與利用不足問題,發展後勁乏力,嚴重制約了鄉村經濟發展。如人口流動方面,越來越多鄉村人口流向縣城和城市,2017年和2016年廣西鄉村常住人口分別比上年減少31萬和27萬人,在廣東務工的廣西農民工人數就超過500萬人。資金流向方面,由于新生代農民工年齡較輕、消費觀念轉變較快,越來越多的外出務工收入花費在縣城和城市,據有關調查數據顯示,2010年農民工平均寄回鄉村的打工收入占總收入的70%,目前已下降到30%左右。

  (四)鄉村集體效益很低,與城鎮居民人均收入差距仍較大。由于我區鄉村地區發展規劃嚴重滯後,鄉村居民不能有效合理利用土地,形成大量的空閑宅基地和閑置土地,土地經濟效益不高,大部分鄉村集體經濟收入主要來源于土地流轉和財政支付轉移,加上鄉村可利用資源缺少,大多數村已將集體土地、山林、水庫等資産全部包産到戶或組,已無集體資産可用,導致集體經濟十分薄弱,多數鄉村成爲沒有集體經濟收入的“空殼村”,村民經營性收入普遍偏低。如,百色市754個貧困村中,有331個村沒有集體經濟收入;崇左市287個貧困村中,有152個村沒有集體經濟收入,部分村雖然有集體經濟收入但也不高。扣除價格因素,2017年全區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爲11325元,比縣域城鎮居民人均收入少17000元左右,差額仍較大。

  三、以“機制+平台+産業集群”爲著力點推動縣域經濟與鄉村振興融合發展

  (一)構建協同合作工作機制,加強縣域經濟與鄉村振興融合發展的統籌協調。城鄉之間協作機制不暢、任務分工不明晰、工作職能交叉等問題對城鄉融合發展會造成很大影響,需要有一個統一協調機制來統籌考慮縣域經濟發展和鄉村振興問題。建議從以下兩方面著手開展工作:一是在自治區層面探索建立統一的工作協調機制,將自治區縣域經濟發展工作領導小組和自治區農村工作領導小組的職能整合,成立一個新的工作小組,明確各相關成員單位職責分工,定期召開聯席會議研究縣域經濟發展和鄉村振興問題,打破之前各自發展的局面,以利于更好地研究制定兩者融合發展的政策措施。二是在市級層面研究建立統一的工作協調機制,待自治區縣域經濟與鄉村振興工作協調機制建立完善後,各市可以參照自治區做法成立市級工作協調機制,理順各相關部門職能關系,統籌協調當地縣域經濟和鄉村振興的融合發展工作。

  (二)打造産業公共服務平台,促進縣域與鄉村地區産業融合發展。長期以來,我區農村信息化應用程度較低,農業發展往往與工業不能形成很好的對接,既造成農業資源浪費、農産品附加值不高,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約了縣域産業發展的資源需求。建議從以下三個方面著手開展工作:一是打造産業服務信息平台。結合縣域和鄉村地區的主導産業、自然資源、優勢農産品等因素,利用互聯網等現代信息技術打造一批特色産業信息平台,以此促進縣域和鄉村産業資源的優化整合。比如,陽朔、金秀等旅遊名縣重點打造旅遊信息平台,帶動當地鄉村的休閑養生、健康養老産業發展;田東、融安等農産品産地重點打造具有一定特色的電子商務網購平台,促進當地農産品銷售流通。二是打造園區對接信息平台。由政府部門主導建立一個園區大數據信息平台,將農業示範區、工業園區、服務業集聚區的各類信息聚集起來,使園區之間的原材料需求、産品銷售、物流運輸等信息形成共享,以實現園區資源統籌、功能互補、良性競爭,更好地促進縣域和鄉村地區的一二三産業融合發展。三是打造産業項目融資信息平台。由政府部門出資建設項目融資信息平台,將我區縣域經濟和鄉村振興三年行動計劃實施的各類項目概況、融資需求等信息接入平台,並與各類金融機構形成信息對接,使金融機構能夠全面掌握項目建設資金構成和需求規模,從而有利于解決項目融資問題,以項目順利實施來推動縣域和鄉村地區的經濟發展。

  (三)分類打造優勢産業集群,爲縣域經濟與鄉村振興同步發展注入強勁動力。我區縣城和鄉村數量衆多,産業條件和自然資源特征各異,在推動縣域經濟發展和鄉村振興過程中不能采用相同的模式推進,要有所側重,突出當地産業特色,打造形成優勢産業集群才能爲縣域經濟發展和鄉村振興提供強大動力。重點縣域開發區的著力點是工業,要突出工業主導地位,以工業園區和工業企業爲載體加快發展上下遊産業,打造扶綏縣糖産業集群、平果縣鋁産業集群、北流市陶瓷産業集群等,形成“一縣一業”的産業發展格局,增強工業産業的集群效應和帶動作用。農産品主産區的著力點是農産品加工業,要以提高農産品附加值爲出發點,以現代特色農業核心示範區爲載體大力發展糧油、茶葉、糖料蔗、桑蠶、水果等農産品深加工,打造“雙高”糖料蔗基地、富硒農産品示範基地、生豬養殖基地等,形成現代特色農業品牌,提升農産品加工業的核心競爭力和産品附加值。重點生態功能區的著力點是生態産業,要以保護好生態環境爲前提,因地制宜選擇發展特色農産品生産、生態旅遊、休閑養生、林下經濟等環境友好型産業,打造巴馬健康養生、三江侗族風情文化、馬山生態旅遊等一批示範區,在擴大生態文化旅遊品牌集聚效應的基礎上,實現生態産業和環境保護協調發展。

  審 定:彭新永

  審 核:喻颍傑

  執 筆:陳毅昌

責任編輯:潘曉東

相關報道: